高密度 W2Ni2Fe 合金的研究进展

【 作者:李小强, 辛红伟, 胡 可, 陈维平, 李元元 】【 来源:cnki 】 

高密度 W2Ni2Fe 合金的研究进展

李小强, 辛红伟, 胡  可, 陈维平, 李元元

( 华南理工大学机械与汽车工程学院, 广州 510640)

摘要   从制粉、烧结和强化等工艺对高密度 W2Ni2Fe 合金性能影响的角度简述了近年来国内外在高密度 W2Ni2Fe 合金方面的研究进展, 探讨了该合金制备技术的发展趋势。认为溶胶凝胶法和电场活化烧结由于各自的特点, 有望成为制备钨基合金研究的新热点。指出在烧结钨基合金的后续强化处理方法中热静液挤压和表面渗碳处理优势较为明显, 值得进一步深入研究。 

关键词   高密度 W2N2iFe 合金  粉末冶金  工艺  组织性能 

Research Progress in W2Ni2Fe High Density Alloys

LI Xiaoqiang, XIN H ongwei, H U K e, CH EN Weiping, LI Yuanyuan

( School of M echanical and Automotive Engineer ing, South China Univer sity of Technology, Guangzhou 510640)

Abstract    The recent research work of W2N2iFe high density alloys is briefly reviewed, focusing on the influences of powders preparation, sintering and strengthening processes on mechanical properties. And subsequently the development trend of preparation technique of W2N2iFe alloys is preliminarily explored. Solgel method and electric field activated sintering are expected to become new hot research topics because of their individual characteristics. In   addition, amongst the subsequent strengthening treatments of sintered alloys, hot hydrostatic extrusion and surface carburization are worth further studying owing to their more outstanding advantages. 

Key words   W2N2iFe high density alloy, powder metallurgy, processing, microstructure and property    

引言 

高密度W2Ni2Fe合金是以W为基体、Ni 和Fe 为主要粘结相, 并加入少量强化元素(如 Co、Mo 等)组成的合金。由于其具有高密度、高强度和良好的延展性等优良性能, 作为  配重块、穿甲弹弹芯、振子和屏蔽材料等, 在航空航天、兵器、机械制造、仪表及电器行业中得到了广泛应用[1-3]。随着各应用行业的飞速发展, 如现代装甲技术的发展, 对W2Ni2Fe 合金的综合性能提出了越来越高的要求。为了适应W2Ni2Fe 合金不断发展的应用要求, 该领域国内外学者正在致力于进一步改善W2Ni2Fe 合金性能的研究, 并取得了一定进展。目前, 高密度、高性能 W2Ni2Fe 合金的制备已成为高密度材料和零件的研究热点。 

本文从制粉、烧结和强化等工艺对高密度 W2Ni2Fe合金性能影响的角度简述近年来国内外在高密度 W2Ni2Fe 合金方面的研究进展, 并初步探讨该合金制备技术的发展趋势。 

  1. 制备工艺 

目前针对高密度钨合金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如何进一步提高合金的致密度、硬度和强度, 同时保证材料具有良好的塑性。国内外众多学者从制粉、压制、烧结以及后处理等各个制备工艺环节出发进行了深入研究, 提出了多种制备工  艺,主要包括机械合金化、电场活化烧结、W 晶粒形变纤维化和热处理等。 

1. 1   制粉 

粉末冶金法是制备高密度 W2Ni2Fe 合金的最主要方法,而粉末冶金制备方法又是从制粉开始的。由于原始粉末的纯度、粒度、晶粒度和均匀性对制备高致密、高性能合金起着  决定性作用, 所以, 粉末的制备工艺和相应粉末的品质受到了研究者们的高度关注。研究发现, 随着钨合金晶粒细化,合金的强度、硬度和塑性等力学性能均会得到明显改善。而且粉末粒度越细, 如达到纳米级时, 可在一定程度上降低烧结温度, 促进粉末烧结[4]。为此, 制备超细(晶)甚至纳米(晶)粉末用作烧结初始粉, 已成为制粉领域发展的主要趋势之一。 

目前已发展了多种纳米(晶)粉末的制备方法,包括喷雾干燥法、溶胶凝胶法、化学气相沉积法和机械合金化等。

喷雾干燥法是将溶液通过物理手段进行雾化而获得超微粒子的一种物理化学相结合的方法, 应用该法制备纳米粉末的突出优点是能够很方便地制备出分布均匀的多组元复合粉末,粉末颗粒呈球形或近球形, 工艺简单。但是,应用该法制得的粉末颗粒细小,极易吸水, 很容易发生团聚现象, 从而影响超细粉末的制备。范景莲 [5]通过向前驱体母液中添加表面活性剂来克服粉末的团聚, 成功制备了(W、Ni、Fe)复合氧化物前驱体粉末, 直径约为 50nm,颗粒大小分布均匀。 

溶胶凝胶法是将易于水解的金属化合物在某种溶剂中与水或其它物质发生反应, 经水解和缩聚过程逐渐凝胶化, 再经干燥或煅烧和还原等后处理得到所需材料。其基本反应有水解和聚合反应, 可在低温下制备纯度高、晶粒分布均匀、化学活性高的单、多组元混合物[6]。Raghunathan S 等 [7]采用溶胶凝胶法制备了W、W2Mo、W2Ni、W2Ni2Cu 等多种纳米晶钨合金复合粉末。虽然尚未见关于溶胶凝胶法制备W2Ni2Fe 纳米复合粉末的报道, 但由于该方法制备的纳米晶粉末微观结构单一、操作简单、成本低廉, 因此有望成为制备W2Ni2Fe 纳米复合粉末的新途径。 

化学气相沉积法是以金属氯化物为原料, 在气相中进行化学反应, 经还原化合沉积制取难熔金属化合物、各种金属复合粉末和涂层的方法。其特点是工艺过程可控、粉末纯度高[5]。Mulligan S [8]采用此方法曾成功地制备了Ni、Fe 涂层  厚度均匀、粒度分布范围较窄的 W2Ni2Fe 复合粉末。但是,化学气相沉积法对设备要求高, 目前尚难于实现工业化生产。 

机械合金化又称高能球磨, 其原理是将金属或合金粉末放在高能球磨机中,通过粉末颗粒与磨球之间长时间激烈的撞击、碰撞,使粉末颗粒发生反复冷焊、断裂, 导致粉末颗粒中原子间发生互扩散或反应, 从而制得一种纳米晶结构的合金粉末[9]。与前面3 种方法比较, 机械合金化可以使复合粉末混合非常均匀, 提高复合粉末的互扩散性, 从而形成过饱和的固溶体甚至非晶相, 并且还具有设备和工艺简单、易于操作、适合批量生产等优点,有着广阔的应用前景, 因而得到  许多学者的关注。范景莲 [10]采用机械合金化制备了W 晶粒尺寸为20~ 30nm的W2Ni2Fe复合粉末。HumailIS [11]则采用该法制备了尺寸更为细小的 95W3. 5Ni1. 5Fe 复合粉末, 可达 15nm。机械合金化不仅在制备纳米(晶)粉末上有着独特优势, 而且对微量元素在 W2Ni2Fe合金中的弥散固  溶也起到了一定作用。Lee K H [12]研究了不同机械合金化方式对氧化锆弥散强化高密度钨合金的影响, 发现机械合金化方式的变化改变了氧化锆的弥散位置, 从而进一步影响W2Ni2Fe 合金的伸长率和高温屈服强度等机械性能。虽然机械合金化过程存在容易引入杂质, 粉末易于粘结成团, 粘壁现象严重等缺陷,但是采用相同材质的钨球和添加少量的酒精等过程控制剂可减少或避免上述缺陷的产生。 

1. 2   烧结 

采用粉末冶金方法制备高密度 W2Ni2Fe合金, 烧结是较为关键的一个环节。因此国内外学者对粉末冶金制备高密度 W2Ni2Fe合金的烧结工艺极为关注并做了深入研究, 开发出以下 3 种新的烧结工艺。 

1. 2. 1   瞬时液相烧结和两步烧结 

高密度 W2Ni2Fe 合金最为传统的制备方法是制粉、压制、烧结, 属于典型液相烧结。烧结过程中, 粉末颗粒较大,烧结温度高, 烧结时间长, 容易引起烧结过程中的坍塌和变形。鉴于此, 范景莲 [5]对机械合金化纳米晶 90W7Ni3Fe 粉末液相烧结时试样致密度随烧结时间的变化进行研究发现,在较短时间内烧结试样可以发生全致密, 致密度可接近100% , 而随着保温时间的延长, 孔隙增加, 密度降低。由此研究出瞬时液相烧结 W2Ni2Fe工艺, 发现采用 3~ 5min的瞬时液相烧结可得到近全致密的细晶钨合金, 且烧结坯具有良好的延性。固相烧结高密度 W2Ni2Fe合金虽然也可克服液相烧结中存在的缺陷,得到晶粒较为细小的 W 合金, 提高合金的强度,但由于 W 颗粒呈多角形, 且互相接触, 连接度非常高, 致使合金的延性很差。综合固相烧结和液相烧结的优缺点, 可以在液相烧结前, 首先在固溶温度线以下进行固相烧结, 然后再采用液相烧结, 即两步烧结工艺。Hong S H [13] 采用机械合金化和两步烧结工艺来研究 93W5.6Ni1.4Fe 合金材料的性能变化,发现机械合金化粉末经过固相烧结, 可获得  晶粒细小(3Lm)、高 致 密度 ( > 99%) 和 高抗 拉 强 度 ( 1100MPa) 的钨合金, 然后再对其进行快速加热和短时保温的液相烧结, 可减少 W/W 脆性界面, 同时增加粘结相, 从而  使其具有好的延性与冲击性能。Lee K H[ 14]在 Hong S H的研究基础上做了进一步研究, 即在高密度钨合金中加入了稀土氧化物, 具体工序为: 首先对 W 粉+ Y2O3混合粉末进  行球磨, 再对第一次球磨产物+ Ni+ Fe粉末进行球磨, 球磨  后的粉末在200MPa压制成形, 然后再依次对其进行固相烧结与液相烧结。研究结果表明固相烧结后 W 相晶粒细化为2Lm, 强度高达 1450MPa, 但伸长率不足 1% , 再经液相烧结  后,晶粒略有长大(< 7Lm),致密度则提高至 99% 以上, 伸长率达到了 12% 。总之, 与传统的液相烧结相比, 两相烧结高  密度钨合金的显微结构和机械性能都有了显著改善。 

1. 2. 2   微波烧结 

微波烧结是利用高频电磁波具有的特殊波段与材料的基本细微结构耦合而产生热量, 材料在电磁场中的介质损耗  使材料整体加热至烧结温度而实现致密化的方法 [15]。与常规烧结相比, 微波烧结具有烧结温度低、节能、安全无污染、升温速度快、烧结时间短、能够实现空间选择性烧结等优点 [16]。快速升温和短的烧结时间使得烧结试样在保证致密化的同时又可抑制晶粒长大, 从而制备出超细甚至纳米块体材料。空间选择性烧结可为研究新的材料产品和获得更佳性能材料提供新途径。由于以上优点, 微波烧结被许多研究者用来研究高密度 W2Ni2Fe 合金的制备。不同研究者关于W2Ni2Fe 合金的微波烧结得出的结论不尽相同。Upadhyaya  A  [17]采用微波烧结制备了92.5W6. 4Ni1.1Fe 合金,并与常规烧结作了对比, 发现采用微波烧结, 烧结时间缩短了75%, 具有更低的能量消耗, 烧结试样颗粒界面结合较好, 具有更  高的二面角、更高的硬度和抗拉强度。而彭元东等 [18] 对90W7Ni3Fe 微波烧结的研究结果却表明, 微波烧结的综合性能(如相对密度、硬度、抗拉强度等)低于常规烧结的。 

微波烧结 W2Ni2Fe合金尚处在研究初始阶段, 还未找到理想的成分配比和优化出较为合适的烧结工艺, 需要对其进行更为深入的研究。 

1. 2. 3   电场活化烧结 

电场活化烧结( Field activated sintering technology,  FAST) 包括放电等离子烧结(Spark plasma sintering, SPS) 、等离子活化烧结(Plasma activated sintering, PAS)或脉冲放电烧结(Electro2discharge compaction, EDC) 是近十几年发  展起来的一种研发高性能材料的新技术  [ 19] , 该技术在制备高密度 W2Ni2Fe 合金方面也得到相应研究。 

FAST 是利用外加脉冲电流形成的电场来清洁粉末颗粒的表面氧化物和吸附的气体, 提高粉末表面的扩散能力, 再在较低压力下利用强电流短时加热粉体进行烧结致密 [20]。该烧结技术实质上是融电场活化、热压、电阻加热为一体的电、热、力多场耦合烧结,工艺优势明显: 加热均匀、升温速度  快、烧结温度低、烧结时间短、生产效率高、产品组织细小均  匀、能保持原材料的自然状态、可以得到高致密度的材料。梅雪珍等[21]研究了 W2Ni2Fe 高密度钨合金的 SPS 烧结行为,发现采用 SPS 技术可有效降低烧结温度、实现固相烧结、在控制晶粒长大的同时使材料致密化; 在烧结温度为1180 ℃、烧结压力为 50MPa、保温时间为5min 的条件下, 对93W5. 6Ni1. 4Fe 高密度合金烧结, 烧结合金具有较好的力学性能, 相对密度、硬度、断裂强度和伸长率分别达到了99% 、46HRC、655MPa 和 3. 86% 。Grigoriev E G [ 22]  采用  EDC 技术成功制备了高致密、高硬度的 W2Ni2Fe2Co 合金。总的来说, 目前对 FAS 烧结 W2Ni2Fe 高密度合金的研究尚较少, 有待深入开展相关研究工作。 

1. 3   后处理 

烧结钨合金不一定总能满足使用要求, 这就需要采用其他工艺手段对钨合金进行后续处理, 以进一步改善其性能。目前用于改善钨合金性能的后续工艺主要有形变强化和热处理。 

1. 3. 1   形变强化 

形变强化是目前用于提高高密度 W2Ni2Fe 合金强度的一种有效方法。该方法是利用金属或合金的加工硬化原理,  在形变压力作用下使材料变形, 以改变和改善金属或合金中缺陷组织的数量、分布以及合金的组织结构, 从而提高材料强度。目前对高密度 W2Ni2Fe 合金形变强化的方式主要有轧制、旋转锻造、冷静液挤压和热静液挤压变形工艺。

采用轧制工艺强化高密度钨合金可以获得较大变形量、微观组织分布均匀的细小晶粒。同时, 极快的轧制速度可基  本保证恒温轧制。此外, 轧制过程中钨合金密度提高, 接近  理论密度, 合金内部孔隙度减少, 产生缺陷的可能性大为降低。Gurwell W E 采用(冷、热轧)轧制方式对70W221Ni29Fe 合金进行形变强化处理,不仅改善了合金性能(见表 1), 而且还获得了分布较为均匀的纤维状钨颗粒组织 [23] 。但是, 轧制工艺的一次变形量小, 必须采用多次轧制才能使材料获得较大变形量, 大变形量又会使坯料产生表面裂纹等质量缺陷,  而且高密度 W2Ni2Fe 属于难熔合金, 开坯温度和终轧温度 高, 材料表面氧化及污染相对严重, 能耗也较高, 因此轧制工艺在实际生产中的应用受到一定的限制。 

  

旋转锻造工艺是形变强化钨基合金的又一常用方法。 其原理是由2~ 4 块旋锻模环绕被锻材料高速旋转, 同时对 被旋锻材料的径向进行高速脉冲式锻打, 使其断面收缩、长度增加的工艺过程。烧结后的高密度钨合金经过多次旋锻  后,其强度和硬度较未变形前有大幅度提高, 但延伸率会稍  有降低。同轧制一样,旋锻后的球状钨颗粒被拉长为具有强化作用的纤维组织。于洋等 [ 24] 采用旋锻工艺对 93W4. 9Ni2.1Fe 进行形变强化处理, 发现经形变强化后, 合金内部出现由高密度位错形成的胞状组织以及长条状形变晶粒, 合金在具有高强度时还保持了一定的延性, 并指出合金的力学性能和变形量与粘结相的分布有关, 这对设计高性能材料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但是,旋锻后的高密度钨合金存在力学性能不均匀的现象,合金心部的强度、伸长率和硬度与表面处相  比存在较大差异, 通常表面的强化效果高于心部的强化效果。此外,在旋转形变强化过程中, 形变量不易过大, 一般宜  控制在 30% 左右, 否则会引起开裂。要想取得更大的变形量,并且不引起开裂, 需要采用其他工艺, 如静液挤压(包括  冷静液挤压和热静液挤压)工艺。 

静液挤压工艺是克服旋锻变形形变量不易过大局限性的一种有效方法。静液挤压一次变形量可高达 60% ~ 80%, 若进一步变形可获得 90% 以上的变形量。其工作原理是: 棒料在高压液体介质作用下产生塑性变形, 在静液挤压过程中,工件变形处于极高的三向应力状态, 钨合金材料内部组织中的固有微裂纹随挤压过程的进行而不断发生愈合, 最终使材料内部缺陷减少并起到形变强化作用。Zhang Z H等[25]研究了冷静液挤压对 93W4. 9Ni2. 1Fe 合金形变强化的影响, 证实形变强化后的合金能获得很大变形量, 合金性能可得到明显改善。但是由于冷静液挤压变形量大, 形变强化合金中存在较大的残余内应力, 致使材料强度很高, 塑性  却偏低。因此, 钨合金在冷静液形变强化后往往需进行去应力退火以改善内应力状态,提高合金综合性能。 

热静液挤压是在冷静液挤压技术基础上发展的另一种新型形变强化工艺。其工作原理与冷静液挤压基本相同, 只是热静液挤压是在高温下进行的, 因此加工变形量更大, 组织更为均匀, 而挤压力反而减小, 从而延长了模具寿命。Yu Y 等 [26] 采用该技术对93W4.9Ni2. 1Fe合金进行强化处理,  发现在挤压比为4 :1、挤压温度为 1200 ℃的条件下, 一次挤压形变量可高达75%, 合金抗拉强度可提高至 1540MPa, 与烧结态钨合金相比提高了约 60% ,而延性则略有下降。 

综合以上几种形变强化方法, 各方法都会使合金产生纤  维状结构, 提高材料的强度、硬度, 但却降低了材料延性。几种方法各有优缺点,其中热静液挤压由于既克服了旋锻变形量不易过大的局限性, 又克服了冷静液挤压材料残余应力过  大以及组织不均匀等不足, 因此其应用前景更值得期待。 

1. 3. 2   热处理 

钨合金的性能对杂质含量比较敏感。S、P 等杂质偏析  在晶界上会严重削弱界面结合强度, 从而降低合金性能。烧结合金中如果含有H, 则往往会引起氢脆 [ 27]

真空热处理是消除氢脆的一种有效热处理工艺。周国安等 [ 28]采用该工艺对 95W3. 5Ni1. 5Fe高密度合金进行研  究发现,经真空热处理后, 消除了氢脆, 降低了磷的偏析, 合金的基体相及晶界强度得到了提高, 从而提高了合金的强韧性。葛荣德等 [29]对 90W7N3Fe 高密度合金的真空热处理研究则表明,钨合金经真空热处理后, 合金粘结相中的氢含量显著减少, 钨晶粒与粘结相界面处氢的析出量也显著减少, 从而使合金的力学性能得以显著改善。如果材料只含有  氢杂质,真空烧结热处理工艺对材料的冲击韧性影响并不大, 这主要是由于冲击试验中试样应变速率极快, 当氢原子还未扩散至钨晶粒与粘结相界面处时, 试样中的裂纹便已萌  生和扩展。但若合金中存在 P、S 等易偏析的有害杂质时, 真空热处理则可显著提高钨合金的冲击韧度。

表面渗碳是由 Jung S W [ 30]提出的一种改善高密度钨合金性能的新技术, 通过表面渗碳可使得材料获得表硬心韧的优良性能, 从而有利于穿甲材料破甲时的自锐化。通过对高密度钨合金表面渗碳后的变形与断裂行为的研究, 发现表面  渗碳后,合金材料的表层硬度增大但冲击韧性下降。冲击试验表明,在表层钨颗粒间大量裂纹的形成能够促进材料的自  锐化行为, 从而改善合金材料的穿透性能。随后, Jung S W [ 31]又在W2Ni2Fe表面涂覆一层 Cr,再进行渗碳处理, 以控制表面渗碳层的深度, 取得了较好效果。目前关于 W2Ni2Fe  表面渗碳方面研究的报道仍较少, 有待更为深入的研究。 

  1. 展望 

随着科技的发展, 人们对高密度 W2Ni2Fe 合金的性能提出了越来越高的要求, 研制出具有高致密度、高强度、高硬  度、高伸长率钨合金已成为人们急需解决的问题。通过制备超细(晶)、纳米(晶)钨(基合金)粉末有望改善 W2Ni2Fe合金 的烧结致密度、降低烧结温度、获得细晶组织, 从而提高其综合力学性能。而在烧结过程中, 烧结时间和烧结温度也是影响合金致密度和晶粒尺寸的重要因素。因此, 国内外学者们  在制粉和烧结方面进行了大量的研究, 并取得了一定的进展, 其中溶胶凝胶法和电场活化烧结由于各自的特点, 在制备超细(晶)、纳米(晶)钨(基合金)粉末和块体材料方面具有  独特优势, 有望成为研究的新热点。此外, 在烧结钨基合金的后续强化处理方法中热静液挤压和表面渗碳处理优势更为明显,值得进一步深入研究。 

参考文献 

  1. 庞前列. 高密度 W2N2iFe 合金的研究及发展[ J] . 中国钨  业, 2000, 15(4): 34 
  2. 赵慕岳, 范景莲, 王伏生. 我国钨基高密度合金的发展现状  与展望[J]. 中国钨业, 1999, 14(526) :38 
  3. 王伏生, 赵慕岳. 高密度钨合金及其在军事工业中的应用  [ J] . 粉末冶金材料科学与工程, 1997, 2( 2) : 114 
  4. 申宏芳, 陈文革, 谷臣清. 纳米 W2N2iF e 复合粉末的制备及  其对组织性能的影响[ J] . 新技术新工艺, 2005, (5): 59 
  5. 范景莲. 钨合金及其制备新技术 [ M] . 北京: 冶金工业出版  社, 2005 
  6. 刘珍, 梁伟. 纳米材料制备方法及其研究进展[ J] . 材料科  学与工艺, 2000, 8(3): 103 
  7. Raghunat han S, Bourell D L. Synthesis and evaluation of advanced nanocrystalline tungsten2based mater ials[ J] . P/ M  Sci Techn Briefs, 1999, 1( 1) : 9 
  8. Mulligan S, Dowding R J. Sinterability of tungst en powder  CVD coat ed with nickel and ir on[ J] . Rep Announce Index,  1991, 91( 14) : 19 
  9. 陈振华, 陈鼎. 机械合金化与固液反应球磨[ M] . 北京: 化  学工业出版社, 2005 
  10. 范景莲, 汪登龙, 黄伯云, 等. MA 制备 W2Ni2Fe 纳米复合  粉末的工艺优化[J]. 中国有色金属学报, 2004, 14(1) :6 
  11. Humail I S, Qu X H, Jia C C, et al. Mor phology and microstructure characterization of 95W3. 5Ni1. 5F e powder prepared by mechanical alloying[ J] . J University Sci Techn Beijing, 2006, 13( 5) : 442 
  12. Lee K H , Cha S I, Ryu H J, et al. Effect of mechanical alloying process on microstructure and mechanical properties of ODS tungsten heavy alloys[ J] . J Alloys Compd, 2007,  4342435: 433 
  13. Hong S H , R yu H J. Combination of mechanical alloying and two stage sintering of a 93W25. 6N2i1. 4F e tungsten heavy alloy[ J] . Mater Sci Eng A, 2003, 344: 253
  14. Lee K H , Cha S I, Ryu H J, et al. Effect of two stage sintering process on microstructure and mechanical properties of ODS tungsten heavy alloy[ J] . Mater Sci Eng A, 2007,  458: 323 
  15. 刘继胜. 微波烧结工作原理及工业应用研究[ J] . 机电产品  开发与创新, 2007, 20( 2) :20 
  16. 范景莲, 黄伯云, 刘军, 等. 微波烧结原理与研究现状 [ J] .  粉末冶金工业, 2004, 14( 1) :29 
  17. Upadhyaya A, Tiwar i S K, Mishr a P. Microwave sintering of W2Ni2Fe alloy[ J] . Scripta Mater , 2007, 56: 5 
  18. 彭元东, 易健宏, 吴彬, 等. 微波烧结 W2Ni2Fe 高比重合金及其机理研究[J]. 稀有金属材料与工程, 2008, 37(1): 125 
  19. Groza J R, Zavaliangos A. Sintering activation by external electrical field[ J] . Mater Sci Eng A, 2000, 287: 171
  20. 杨俊逸, 李元元, 李小强, 等. 电场活化烧结温度场的数值模拟[J]. 机械工程材料, 2006, 30(11):73 
  21. 梅雪珍, 贾成广, 尹法章, 等. W2Ni2Fe 高比重合金的  SPS 烧结行为[ J] . 北京科技大学学报, 2007, 29( 5) : 475 
  22. Grigoriev E G, Rosliakov A V. Electro2discharge compact ion of WC2Co and W2Ni2Fe2Co composite materals  [ J] . J Mater Process Techn, 2007, 191: 182 
  23. 王尔德, 于洋, 胡连喜, 等. W2Ni2Fe 系高密度钨合金形变强化工艺研究进展[J]. 粉末冶金技术, 2004, 22(5): 303 
  24. 于洋, 王尔德, 胡连喜, 等. 形变强化对 93W4. 9Ni2.1Fe 合金组织及性能的影响[ J] . 材料科学与工艺, 2005, 13( 14) : 443 
  25. Zhang Z H , Wang F C. Deformation charact eristics of the 93W24. 9Ni22. 1Fe tungsten heavy alloy deformed by hydrostatic extrusion [ J ]. Mater Sci Eng A, 2006, 4352  436: 632 
  26. Yu Y, et al. Microstructure and mechanical properties of a hot hydrostatically extruded 93W4. 9Ni2. 1Fe alloy[ J].  Mater Sci Eng A, 2006, 4352436: 620 
  27. 范景莲, 黄伯云, 曲选辉, 等. W2Ni2Fe 系高密度合金的研究与发展[J]. 稀有金属与硬质合金, 1998, 12(135): 47 
  28. 周国安, 林国标, 赖和怡, 等. 真空热处理对 95W2  3. 5Ni21. 5Fe 高密度合金组织和性能的影响[ J] . 金属热处理, 1995, 5:13 
  29. 葛荣德, 王盘新, 赖和怡, 等. 真空热处理对 W27Ni23Fe 高密度合金力学性能的影响[J]. 金属热处理, 1996, 3:5 
  30. Jung S W, K im D K, Lee S, et al. Effect of surface carburization on dynamic deformation and fracture of tungsten heavy alloys[ J ]. Metall Mater Trans A, 1999, 30:  2027 
  31. Jung S W, Lee S, Kim E P, et al. Control of surface carburization and improvement of dynamic fracture behavior in tungsten heavy alloys [ J ]. Metall Mater Trans A, 2002, 33: 1213  

 

【 发布日期:2014-08-19 10:10 】本信息仅供参考,请谨慎采用,风险自负!